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区县经济服务网 > 政府动态 >
美国打压之下 政府如何领导中国的产业升级?
时间:2020-08-08  来源:  作者:中国区县经济服务网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8-08 (原标题:路风:美国打压之下,政府如何领导中国的产业升级?) 本报告(即《新火》第三章“战略与能力:把握中国液晶面板工业的机会”,完成于2010年。下同)讲述了中……

(原标题:路风:美国打压之下,政府如何领导中国的产业升级?)

本报告(即《新火》第三章“战略与能力:把握中国液晶面板工业的机会”,完成于2010年。下同)讲述了中国TFT-LCD工业(液晶面板工业)发展的历程及面临的问题。这个新兴高技术工业的历史在全球范围内也不过短短的二十年时间,但发展的速度极快,其销售规模已经直逼半导体工业。它的崛起导致了平板显示器对CRT显像管的全面替代,也使规模庞大的中国彩电工业遭遇了一场技术替代危机。由于平板显示器在最近的六七年里成为制约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升级的一个主要瓶颈,所以发展这个工业的必要性已经获得了广泛的共识。

为了理解中国发展TFT-LCD工业的战略和政策问题,本报告回顾了全球TFT-LCD工业从技术研发到产业竞争的历史。以这个工业的竞争特点和“规律”为背景,本报告对一个中国企业——京东方——在这个新兴的高技术工业领域的发展历程进行了深度的案例分析。这个英勇的企业在全球金融危机中的扩张触发了一场“液晶热”,为中国发展TFT-LCD工业创造出一个重大机遇。如果中国抓住这个机遇使TFT-LCD工业发展起来,将使中国在自半导体革命以来的基础电子元件领域第一次获得一个宝贵的产业基础,对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京东方官网截图

但正如本报告对“液晶热”的两面性所分析的那样,机遇不会自动变成现实,把机遇转变为现实需要中国政府实施有效的战略和政策。由此反映出一个更具普遍意义的主题:领导中国的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需要政府能力的成长。

中国TFT-LCD工业为中国如何才能实现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讨论提供了一个生动的、正在发展中的案例。在本报告结束时,我们从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角度,概括出中国TFT-LCD工业发展历程对于思考技术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四点教训。

第一,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要求摈弃“三段式”的技术政策,转而采取有利于自主学习和创新的技术政策。

中国工业三十多年的实践证明,虽然中国的经济发展将长期需要吸收、利用和借鉴外国技术,但从引进外国技术到掌握技术并获得能够参与技术变化的能力,必须经过以中国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学习,而自主开发是学习外来技术最有效的途径。“三段式”思维的错误就在于,以为通过购买和使用就可以得到“技术”,却在政策上忽略甚至排斥了学习这个最重要的变量,所以在实践中从未达到过自主开发的目标。

以此为教训,中国对于TFT-LCD工业发展的政策原则应该是支持自主建线的道路。正如京东方的案例所表明的,在自主能力基础上的扩张尽管存在风险,但中国企业凭借这个基础不仅有可能跟上该工业的技术进步速度,还可以进一步参与未来技术变化的过程。相反,引进生产线的道路已经被过去诸多工业的实践所证明是无助于技术学习的,使中国工业仍然无力应对将来的技术变化。就经济转型的需要而言,引进生产线的方式不会使中国工业的经济活动性质发生变化,而一旦中国的企业普遍走上自主开发的道路,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发动机就会开动。

全球TFT-LCD工业的历史经验也证明,中国只有走自主路线才能发展这个工业:TFT-LCD工业在各国和地区之间“前赴后继”的发展不是全球“产业转移”的结果。

最早开发液晶显示技术的美国企业没有能够实现产业化;虽然日本企业进入这个技术领域是从购买美国企业的技术许可证开始,但其却是依靠自主的开发和创新才使新技术产业化的;虽然韩国企业毫无疑问地“学习”了日本企业的技术,但两国之间没有“产业转移”——韩国企业是以自主能力成长和进取性投资战略把液晶工业推进到电视时代的;中国台湾的企业进入这个工业领域的重要条件是日本企业同意“转让技术”,但台湾企业能够利用这个机会而使液晶工业崛起的必要条件,还包括它们在此前所做的准备(包括半导体工业的能力基础和工业技术研究院的研发活动),特别是在进入该工业领域后所采取的进取性投资战略。

事实上,仅仅是因为TFT-LCD工业的技术进步速度,就没有任何国家和地区可以依靠“转让生产线”式的“产业转移”来发展这个工业。因此,虽然全球化的条件使技术知识和信息高度流动,但利用这些知识和信息而实现发展仍然只能依靠通过学习而获得的自主能力。

今天的中国也出现了处于新技术前沿甚至以基础研究的突破为起点进行创新的企业。可以很清醒地看到,这些企业的开发和创新仍然不可能在封闭的情况下进行,而在知识来源、人员流动和产业链关系等方面都处于与外国企业和研究机构互动的过程中。但无论是什么情况,坚持自主的技术学习和创新都是推动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唯一正确道路,所以支持更多的中国企业走上这条道路也是政策的原则和重点。

第二,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直接动力是中国竞争性企业的成长,所以支持这种成长应该是产业政策的核心。

中国的竞争性企业——自主进行产品开发的企业——是中国技术学习的主体。强调这一点并非说大学和科研机构不重要,而是指明中国工业普遍缺乏自主开发是中国创新系统的主要问题。只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上自主开发的道路,大学和科研机构以及政府对基础研究的支持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中国任何一个工业在技术上的长足进步都是由于该工业领域出现了竞争性企业。中国TFT-LCD工业的发展机会也是由中国竞争性企业的出现和成长所带来的——虽然京东方也是通过获得外国技术而进入TFT-LCD工业领域的,而且它获得的技术以及随后掌握的技术(如北京5代线)都不是当时最先进的,但它以竞争性企业为组织形式的高强度技术学习最终使中国获得了可以向技术前沿挺进的能力基础。

竞争性企业对于技术进步的重要性同时说明它们也是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主要力量。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实质是转变经济活动的性质——从低附加值的经济活动转向高附加值的经济活动,不仅包括发展高新技术产业,还包括推动传统产业的技术爬升和创新。因此,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要求中国工业和经济体系发展出从事更高附加值活动的能力,而要达到这个目标,只能通过整个中国工业体系和经济系统的学习和创新,只能靠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上自主创新的道路。

因此,以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为总目标的产业政策,应该以鼓励、鞭策、支持和保护中国企业的技术学习和创新为核心内容。政府应该做得更多的是围绕这个核心内容发展政策手段和改革管理体制,而不是热衷于上新项目,更不能把新一轮引进当作调整产业结构和产业升级的主要手段。只有这样做,政策的重点才能从重新分配现有资源/能力转向促进新的产业活动和经济成分的增长上,才能有效地促进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

第三,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需要政府的积极作用,而这种作用应该具有战略性。

“液晶热”证明了中国高技术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的积极作用,而“液晶热”的两面性也恰好说明应对它的政策关键和战略原则是对两条发展道路的区别对待——支持中国大陆竞争性企业的扩张并抑制境外企业在中国大陆建线的势头。

对于发展TFT-LCD工业乃至其他高技术产业来说,政府的作用之所以重要,还因为现有的政策体系和体制并不适应以中国竞争性企业成长为主要动力的产业升级的需要。只有政府自己采取目标明确的行动,才可能改变旧的并创造出新的政策体系和管理体制。

要领导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政府的行动就不能不具有战略性,即在明确目标和原则的条件下采取考虑时间、地点的各种手段。需要这种战略性,是因为中国的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将改变现有的世界技术和产业结构(必然改变贸易结构),意味着中国工业越来越多地能够在国内外的高端市场上竞争;这种前景不可能符合现有发达国家的利益,所以将会产生比在粗放发展阶段更多的摩擦甚至冲突。但如果不升级、不转型,中国的经济就不能持续发展,也就不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例如,中国发展TFT-LCD工业当然不符合日本、韩国的利益,但如果不发展,则中国的电子信息产业就永远受制于人)。也正是因为存在这种与既得利益的结构性矛盾,所以中国不可能完全依靠自由市场机制来实现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必须有国家力量的支持和政府的领导。

第四,以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为重点的中国经济发展要求政府能力的成长。

从中国TFT-LCD工业的发展所反映出来的问题看,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同时要求政府能力的成长。增强政府能力的必要性在于,领导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要求政府具有独立的立场和意志——它们由战略思维带来的眼光、知识和执行力所支撑。

有效地领导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既不能依靠传统计划体制下的行政命令方式,也不能依靠粗放发展阶段的“袖手旁观”方式,而应该采取能够以自己的战略方向和立场去塑造企业和市场行为的方式——这种方式需要在学习基础上不断增长的能力。

为增强领导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能力,政府面临着转变政策思维、加强学习和重建机构这三重任务。需要把宏观层次上的理论原则具体化为经济和产业政策的原则。同样,重新成立工业行政机构也证明了机构重建的必要,但需要进一步明确国家工业行政职能的长期性,摆脱机构反复撤并/再成立的怪圈,把工业行政机构的重建当作国家能力建设的一个部分。

政策思维转变和机构重建是政府为积累知识而进行学习的前提条件。政府的学习也是组织性的学习,需要与工业的实践互动,需要系统地积累知识和经验,需要试错。产业政策的有效性必须建立在工业特定甚至企业特定的知识基础之上,不仅因为每个工业都有自己的技术轨道和竞争,还因为技术和工业竞争条件永远处于变化之中。产业政策的微观特性对政府知识和能力的要求是更高更多,而不是更低更少,所以政府能力的增长与竞争性企业的成长都是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所不可缺少的要素。

这些结论来自对中国TFT-LCD工业发展问题的分析,来自对中国工业三十多年历史经验的总结,也来自对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所需条件的展望,它们共同表达了一个被反复证明了的主题——中国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只能立足于自身能力的成长。

但是,当全球金融危机带给中国经济转型的机会之窗在犹豫中逐渐悄声关上时,当中国的企业和创新系统所展示出来的技术突破前景在对外资的退让中逐渐黯淡下来时,本报告所讲述的中国TFT-LCD工业发展问题只不过是在已经足够充分的证据基础上再次提醒我们:在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所迫切需要的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方面,政府需要提升眼光、增强意志、提高能力。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网站介绍   政府动态   企业动态   区县特产   区县旅游   区县资讯   特色区县   区县风采   区县文化   区县教育   招商引资   联系我们